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 正文

無奈!WeWork中止IPO:估值太低,上市將虧得血本無歸
  • 發布時間:2020-01-09
  • www.1200027.live
  • 畢竟,應該來的已經來了。

    兩天前,WeWork正式宣布將從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撤回招股說明書,并推遲公司的首次公開募股。這只曾經耀眼的超級獨角獸最終沒能像預期的那樣站在鐘臺上。

    暫停首次公開募股的決定是由WeWork背后的軟銀代表的投資者做出的。自首次公開募股以來,WeWork的估值一再下跌,從峰值470億美元暴跌至100億美元至150億美元,跌幅近三分之二。這種估值一旦上市,無疑會讓絕大多數投資者賠錢。

    此前,WeWork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亞當紐曼(Adam Neumann)堅持上市,遭到孫正義的反對。因此,為了防止上市,他毫不猶豫地解雇了首席執行官。據國外媒體報道,孫正義的盟友包括風險投資公司Benchmark的布魯斯鄧列維(Bruce Dunlevie)和中國私募股權公司弘毅投資董事長趙令歡。亞當紐曼一周前宣布辭職。

    顯然,WeWork的上市經驗給全球風險資本行業敲響了警鐘。

    被迫撤回招股說明書

    超級獨角獸上市事件的全部故事

    原定于周一開始的首次公開募股路演沒有如期進行,但WeWork最終直接撤回了上市申請。

    美國時間9月30日,WeWork發表聲明稱,將正式撤回向證交會提交的招股說明書,并推遲公司首次公開募股。

    對此,WeWork的聯合首席執行官阿迪明森(Artie Minson)和塞巴斯蒂安古寧厄姆(Sebastian Gunningham)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決定推遲首次公開募股,以專注于核心業務,其基本面依然強勁。我們非常希望我們能以上市公司的身份運營,并期待著在未來重返公開股票市場?!痹掚m如此,還是很難掩飾背后的尷尬和無助。

    今年8月14日,WeWork正式宣布將為首次公開募股做準備,但不到兩個月,WeWork的首次公開募股就匆匆完成了。WeWork一度被認為是美國第二大獨角獸公司,但現在卻處于尷尬的境地。

    據報道,由于來自外部投資者(主要是軟銀)的持續壓力,WeWork停止了首次公開募股。因為隨著估值的下降,WeWork目前的估值只有100-120億美元左右,相比年初的470億美元,比年初下降了三分之二。

    伯恩斯坦分析師指出,軟銀持有WeWork股票的平均成本為240億美元。如果該公司以100億美元的估值上市,軟銀的股票將承擔約60%的賬面損失。顯然,這是軟銀為首的投資者最不想看到的。

    但是WeWork的聯合創始人亞當紐曼在首次公開募股時并沒有采取與投資者相同的立場。軟銀已經敦促亞當紐曼(Adam Neumann)撤回上市申請,但遭到了反對。在估值大幅下降后,他寧愿堅持上市。

    無奈之下,軟銀不得不選擇和其他投資者一起“迫使亞當紐曼入宮”。據悉,軟銀在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舉行的7人董事會上,設法贏得了大多數人的支持,迫使紐曼辭職。這包括中國投資者方弘毅投資公司董事長趙令歡。

    巨額投資-飆升的估值-上市

    軟銀是WeWork泡沫的始作俑者?

    最后,孫正義贏得了比賽。

    亞當紐曼(Adam Neumann)美國時間9月25日宣布,他將辭去首席執行官一職,并放棄一些投票權。他在一份聲明中說,“最近幾周,對我的審查已經成為一種主要的干涉,我已經認為辭去首席執行官一職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p>

    不僅如此,WeWork還對紐曼的內部圈子進行了一輪清理。

    調整期間,副董事長邁克爾格羅斯和房地產投資部聯席主管溫迪銀色啤酒杯樂隊也辭職。紐曼的妻子、WeWork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品牌和影響力官麗貝卡也宣布了她的離職。

    甚至WeWork的日本首席執行官也改變了。10月3日,前常務董事佐佐木一行取代了自2017年“我們工作日本”成立以來一直執掌大權的克里斯希爾。

    此時,軟銀對亞當紐曼的態度與當初投資時大不相同。

    早在2017年,軟銀剛剛設立了愿景基金。當孫正義和亞當諾依曼第一次見面時,他們對他說:“在戰斗中瘋狂勝于聰明?!彼J為我們的工作還不夠“瘋狂”。他

    后來,孫正義向WeWork注入了44億美元,但前提是WeWork不僅僅是一家向獨立會計師和小公司出租辦公桌的企業。他告訴亞當紐曼:“讓我們的工作比最初計劃的大10倍?!?/p>

    當然,在瘋狂的擴張下,WeWork自成立以來的9年里取得了驚人的成績:它已經涉足了29個國家、111個城市和總共528棟WeWork建筑。此外,計劃立即進入另外44個城市,最終在世界上找到280個城市。

    我不得不說,我們工作的瘋狂擴張部分來自軟銀。無論優步還是OYO,在利潤遙遙無期的情況下,燒錢、價格戰、搶占市場、飆升的估值和上市已經成為軟銀初創企業幾乎相同的發展路徑。這也是其他投資者難以認可WeWork 470億英鎊估值的根源。

    隨著首次公開募股的取消,我們的新資本注入將損失至少90億美元。根據招股說明書,WeWork已經從一家美國大型辛迪加獲得了6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前提是通過首次公開募股至少籌集到30億美元。據報道,WeWork已經將這筆巨款納入公司積極的全球擴張戰略?,F在首次公開募股遙遙無期,這可能會將我們的工作推向破產的邊緣。

    當然,軟銀面對這種情況更加焦慮?!堵迳即墪r報》表示,軟銀正在考慮向WeWork追加10億美元或更多。在此之前,軟銀已經承諾向WEWORK提供15億美元的融資。換句話說,軟銀未來仍將向WeWork投資至少25億美元。這意味著軟銀將在WeWork上燒更多的錢。

    神話破滅了

    unicorn VS super fund,兩個

    WeWork的風暴都失敗了,給風險投資行業敲響了警鐘。

    ”一級和二級市場的顛倒估值正日益影響現有的風險投資市場定價模式。初創企業盲目追求高估值融資將帶來不可預測的后續融資風險?!币晃唤鹑诜治鰩煴硎?。

    事實上,今年在美國上市的所有獨角獸都過得很艱難。美國兩大在線汽車經銷商Lyft和優步在美國股市上市。自從上市以來,他們的股價已經下跌了三分之一。這被認為是“由典型一級和二級市場的顛倒估值導致的估值下降”

    2019年“獨角獸之王”首次公開募股的失敗給獨角獸的上市增加了不確定性。作為獨角獸的收割者,超級基金的“神話”也被打破了。

    除了前途未卜的WeWork,優步作為軟銀視覺基金的第一筆主要投資,上市后表現不佳。9月,優步創下30.7美元的歷史低點,發行價為45美元。

    根據優步的首次公開募股招股說明書,軟銀在2017年11月加入了其他財團,參與優步的第一輪融資。投資額在10億至13億美元之間,投資價格為每股48.77美元。同時,軟銀向優步現有股東和員工提供每股32.97美元的收購意向。

    一些投資者已經結賬。作為優步的最大股東,軟銀的愿景基金目前面臨逾6億美元的投資損失。優步的最新市值為561億美元,高于一級市場的720億美元。

    目前,軟銀已經設立了兩個愿景基金。愿景基金成立兩年來,一期投資了70多家世界知名公司,如ARM、優步、滴滴出行、今日頭條、WeWork、克魯斯等,涵蓋了大旅游、金融技術和醫療衛生等諸多領域。根據軟銀集團2019年6月披露的最終會計數據,軟銀愿景基金一期累計投資71項,投資額642億美元,投資回報率62%。

    視覺基金的幾個獨角獸投資項目出現的問題已經讓業界開始懷疑該基金的發展前景?!帮L險資本應該賺最聰明的錢,而不是許多人的愚蠢。超級基金離這里不遠?!币晃凰侥脊蓹嗤顿Y者表示。

    推薦閱讀

    [本文最初由投資界撰寫。轉載網頁時,必須在文章開頭注明來源投資社區(微信公眾號: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轉載必須在文章評論區獲得授權。如果不符合,投資界

    youtube.com

    日期歸檔

    礦農業網 版權所有? www.1200027.live 技術支持:礦農業網 | 網站地圖
    新疆11选5助手 腾讯游戏没有天津麻将 推荐股票分成 深圳风采56期开奖查询 南粤36选7走势图带坐标 大股东质押股票后走 至尊豪华棋牌 股票技术指标分析 欢迎来到乐享棋牌 中联重科股票行情 武汉赖子麻将各种版本